笔趣E > 都市小说 > 超品命师 > 第343章 孙老
  整个病房内,因为祁老爷子的这一句话,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。

  “祁叔,是苏晨刚刚把你救醒的。”

  秦老爷子觉得祁老可能是没有搞清楚状况,连忙开口解释了一句。

  “我知道是他把我救醒的,但就是因为他把我救醒的,才要把他给抓住,他是小鬼子的奸细。”

  祁老看向苏晨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恨意,祁若文听到自己太爷爷的话,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:“太爷爷,您应该是搞错了吧,他怎么可能是奸细。”

  对于祁若文来说,虽然苏晨这家伙抢了他喜欢的言曦,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太爷爷的救命恩人,那就是祁家的救命恩人,做人的这个原则还是要有的。

  “你们是不信我的话吗,我告诉你们,我要完全清醒,就只有小鬼子才能够做到,因为当年小鬼子在我身上下了毒,这种毒只有他们能解。”

  祁老看着众人疑惑的表情,他也不担心苏晨跑了,直接把当年的真相给说了出来。

  “当年我被小鬼子给抓住后,小鬼子对我动用了各种手段,就是想要我招出组织的那些成员身份,因为这组织是秦老哥和我一起创建的,知道所有成员真实身份的只有我们两个。”

  时间拉回到那个年代,当初为了组织成员的身份保密,而且因为成员都是江湖中人,所以每一位成员都用代号称呼,每次聚集在一起商量的时候,大家也都蒙着面具不露出真容。

  这种情况下,那个打入进来的叛徒并不知道组织成员的身份,而秦老爷子的父亲在逃走之后便是立刻通知了组织成员,没有给小鬼子抓住组织其他成员的机会。

  小鬼子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被他们给抓住的祁老,可起来铁骨铮铮,无论小鬼子如何折磨,始终不曾开口,三个月的时间,祁老几次都被折磨的几乎死去,最后又被小鬼子给抢救回来。

  当然,祁老不是没有机会自杀,但他却没有这么做,小鬼子对他动刑虽然让他无比痛苦,但他早已麻木了,他活着的话,反而是可以消耗小鬼子的精力。

  小鬼子在牢房里折磨的他越久,那么其他被抓进来的人,受到的折磨就越少,这就是当时祁老的想法。

  就这么一直被折磨了快半年,小鬼子突然不再审讯他了,祁老知道小鬼子应该是放弃了,等待他的是某天的枪决。

  然而在平静了一周的时间,突然来了几个穿着风衣的日本鬼子,把他从牢里给提走了,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,带到了小鬼子一个臭名昭著的部队731部队。

  731部队,是小鬼子专门在大陆建立的,用华夏百姓来做人体细菌实验的部队,像祁老这样练武的人,正是对方好的试验对象。www.biqugee6.com

  祁老原以为自己要成为这些畜生用来研究细菌武器的实验体,正要自杀,可却发现小鬼子并没有这么做,而是把他关在一个密室里,每天给他吃的喝的,除此之外再没人打扰他。

  这一关,就是数年的时间。

  祁老一开始还带着戒备,可几年时间下来也就习惯这种囚禁的生活,原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,直到有一天,牢房的门被打开,当初带着他来这里的那几位穿着风衣的小鬼子又出现了。

  不同于是上次时候这些小鬼子一脸冷漠的表情,祁老明显看的出来,这些小鬼子的脸上有着气急败坏的表情,同时还带着某种疯狂的成色。

  那穿着风衣的小鬼子把祁老给带出了牢房,带到了地下大厅,在那里祁老看到了不少犯人,大概有那么三十多位,听着这些犯人的议论,祁老才知道,小鬼子战败了,马上就要滚出大陆了。

  “那些畜生知道自己战败要离开了,但他们不甘心就这么离去,所以实行了一个疯狂的计划,这些畜生给我们这些人,每个人体内种下了一条虫子,这虫子的作用就是吞噬我们的神智,到最后反客为主控制我们的思想,成为听令于他们的工具。”

  “我当时不相信,但那些小鬼子为了摧毁我们的信心,带了一个老兵在我们跟前,那老兵不断破口大骂那些小鬼子,可当小鬼子当着我们的面,对着老兵说了几句日本鸟语后,老兵就变了一个人了,对小鬼子的话言听计从。”

  祁老说到这里的时候,表情有些悲愤,显然那些小鬼子让老兵做的事情,对一位抗战老兵来说那是屈辱。

  “那些小鬼子吃定了我们,也没有隐瞒我们,按照他们说的,他们在我们体内种下的虫子,只要他们不下令,那虫子就不会动,任何仪器都检查不出来,就连我们自己都不会记得身体内有一条虫子,一旦他们唤醒了虫子,我们就会变成听令于他们的傀儡。”

  祁山听着自己父亲的讲述,脸上有着不可思议之色,这世上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虫子吗?

  秦老爷子和秦城父子两有些相信的,这个世上修炼者都有,那么有一条这种虫子也不是不可以接受。

  祁若文是因为亲眼看到了那条虫子,所以他也相信自己爷爷说的话。

  “这是小鬼子临走前留下的一个计划,这个计划早在败象出现的时候就开始了,他们把一些抗战的军官给抓来喂养,因为他们知道,我们这些人放出去之后,必然会得到重用,而等到我们这些人一步步爬到高位的时候,他们就可以控制住我们,甚至借此控制住整个国家。”

  听到祁老说到这里,在场的人除了苏晨之外,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小鬼子这个计划太疯狂了,而且成功性很高。

  要知道,抗战时候有很多军官被抓,这些军官出来之后肯定会得到重用的,最关键的是这些军官自己都不知道被控制了,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“好在的是,小鬼子千算万算没有算到,最后国民党败退了。”

  祁老松了一口气,当时国党实力雄厚,小鬼子这个计划更多是冲着国党去的,那些被控制的将领几乎都是国党的,后面没有战死的,也大多去了宝岛。

  “太爷爷,情况不对啊,如果说唤醒虫子的人可以控制您,可您现在并没有受到控制,还很清醒。”祁若文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祁老也是反应过来了,对啊,他的思想并没有受到控制。

  刚刚清醒过来的时候,他只是想到唤醒自己的人肯定是小鬼子的人,却是忘记了自己并没有受到控制。

  “祁老,小鬼子这玩意确实是可以控制住人的思想,但对您的意义不大,这些年来您之所以每天子时会病痛发作,就是因为那虫子控制不了您的原因,因为控制不了您,这虫子便是在您体内进行破坏。”

  苏晨开口给祁老爷子解释了一下原因,式虫是可以控制人的思想,但也是分人的,有些意志特别坚定的人还是可以扛住式虫的控制的,当然,关于被种下式虫的那段记忆,还是被式虫给吞噬了。

  直到自己把式虫从祁老身上弄出来,祁老那段记忆才重新出现。

  “是这样的吗?”祁老还是有些怀疑。

  “祁叔,苏晨说的是真的,他是言曦的男朋友。”

  秦老爷子难得开口帮苏晨说一句话,听到秦老爷子的话,祁老的怀疑才打消了,朝着苏晨感激道:“原来是这样,那是我误会了,小友,刚才真是抱歉了,感谢你出手相救我这老头子。”

  “祁老您言重了,您是为了民族和国家受的伤,给您治病是应该的。”苏晨连忙摆手谦虚答道。

  “小友,我有一事情想请你帮忙。”

  祁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变得严肃说道:“现在我那段空白记忆恢复了,我记得当初我们这批人,曾经有一位我在几年前还遇到过,能不能请小友出手也帮他化解一下。”

  没有恢复记忆前,祁老并不知道遇到的那位也是和他一批被小鬼子种下虫子的,但现在记忆恢复了,他便是立刻想了起来。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苏晨点了点头,都是为了国家流过血的英雄,只要能帮他肯定全力以赴。

  “那我们现在就赶过去。”

  祁老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,不过他这话一出口,祁山和秦老爷子脸上都有着担忧之色,老爷子到底是年近百岁了,这刚刚醒过来,可经不起折腾。

  “我知道的身体我自己有数,用不着担心,快点备车出发。”

  祁老一看自己儿子和秦海的表情,便是知道大家担忧什么,当下拍了拍胸脯,不过秦老爷子和祁山还是不为所动。

  “秦爷爷,祁老的身子没问题的。”

  最后还是苏晨开口了,有了苏晨的保证,秦老爷子这才放心,连忙去安排出院的事情。

  没一会,那辆挂着三位数的车牌驶离了医院,也离开了京城,上了高速,朝着京城边上的一个城镇驶去。

  三个小时后,车子下了高速,驶入了城镇,最后驶入了一个很普通的北方风格的小村庄。

  “那老哥应该就是住在这个村。”

  苏晨一行人从车上下来,祁老爷子因为记不得准确的门牌号,最后祁若文只能找到一位路过的村民询问。

  “大伯你好啊,我想问一下,请问孙建勋孙老是不是在村子?”

  “你们找孙老头啊,孙老头家就在前面。”

  村民先是看了眼祁若文,又看了下苏晨一行人,最后手一指前方说道:“一直走到头,然后左拐就到了。”

  “谢谢大伯。”

  得到了地址之后,祁老爷子一马当先朝着前面走去,等到众人过了路口拐角的时候,看到了一间两层楼的小平房,不过此刻这小平房前却是聚集了不少人。

  “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  “爸,先让若文过去看看。”

  祁山看到前面那么多人,怕遇到什么事情到时候冲撞到老爷子,所以让自己孙子先过去看看,祁若文点头朝着前面走去,而苏晨也是跟了过去。

  “同志,我爷爷他真不是故意的,他已经是老年痴呆了。”

  说话的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,此刻的他正在朝着几位警察解释,而在几位警察的身旁,站着四位年轻人,这四位年轻人穿的都是和服。

  “日本鬼子?”

  祁若文看到这四个穿着和服的年轻人便是没有什么好脸色,因为自己太爷爷的缘故,祁若文对日本人那是没一点的好感。

  “他老年痴呆就可以乱打人啊,警察同志,我这头被他打了一下都肿起来了,必须要把他抓起来。”

  其中一位穿着和服的青年男子开口了,一口地道的普通话,另外三位年轻人也是纷纷附和。

  “没错,有些人就是倚老卖老,现在社会上老人摔倒不敢扶,就是因为被这些老人给带坏了风气。”

  “不是老人变坏了,而是坏人变老了。”

  几位年轻人中的一位还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录像同时说道:“大家快看看,我们到这里来旅游,结果被一老头无故打了一下,难道就因为他是老人就可以不用受到惩罚吗?”

  “这个真的是抱歉,我爷爷他是退伍军人,参加过抗战的,对小日本有仇恨,看到你们穿的和服把你们当成小鬼子了。”男子继续道歉。

  “别整这些有的没的,什么参加过抗战,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还记着这仇呢,国家都和日本建交了,要一个个都这样,那人家金陵那边见到小鬼子还不得打死去。”

  “你要这么扯,怎么不说当年成吉思汗还杀到人家欧洲去,屠杀了那么多欧洲人,那欧亚那些国家的人找我们报仇了吗?”

  几位年轻人的话让得中年男子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他本来就不是很会说话,边上的几位警察也是有些为难,这事情确实是老人不占理。

  “我看这样吧,让老人家属给你们一点补偿。”警察出来调解。

  “补偿也可以,我这和服都撕扯烂了,这可是专门定制的,一套要一千多,还有我脑袋起包,得去医院拍片检查,还有耽搁的误工费交通费,最起码要赔偿我们五千块。”

  听到青年男子的话,那中年男子脸色便是变了,五千块,对于他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钱了。

  “那个,能不能少一点,这么多钱真的拿不出来。”

  中年男子一脸为难,因为爷爷老年痴呆的缘故,自己妻子又走的早,他只能留在家里照顾爷爷,儿子和女儿都在外地打工,大城市自己生活都难,他也不要求孩子们寄钱回家里,所以家里经济来源就靠着他在村子里给人打点零散小工维持。

  “没钱,没钱那就让警察把你爷爷抓去,这老头我看就是故意装疯卖傻,还什么抗战老兵,要真是抗战老兵的话,怎么可能没人知道,警察同志,你们知道他是抗战老兵吗?”

  听到青年男子的询问,几位民警也都摇了摇头,他们是当地的民警,对于村子里每家每户的情况都很了解,孙家这位老人很早就老年痴呆了,一直都说自己是抗战老兵,可上面调查的时候并没有孙家这位老人的信息。

  “我看根本就不是什么抗战老兵,是自己瞎想想多了,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,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。”

  一旁的村民有心想要帮孙家说话,可孙老头老年痴呆是事实,孙老头说自己是抗战老兵,一开始村民们还有些相信,可久而久之也就不当真了,因为这些年上面一直在摸查抗战各地抗战老兵的情况,孙老头却没有被找上,大家就当是孙老头老年痴呆说的糊涂话了。

  “爷爷,你也真的是,怎么就想着这个呢。”

  中年男子回头看着自己爷爷,心里也是有些埋怨,自己爷爷自从痴呆之后,就一直说自己是抗战老兵,当初上面的人下来排查的时候,没有找到爷爷的名字,自己一家人相信爷爷,还带着爷爷去京城参加了抗战老兵联谊会,想着没准还能遇到爷爷的战友给爷爷证明身份。

  可人家那些老兵,一个个都不认识自己爷爷,就这事情,他们一家人可没少被村里人笑话,说他们异想天开,想着冒领老兵占国家的便宜。

  就在中年男子心里埋怨的时候,人群外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。

  “混账东西,孙大哥也是你能够污蔑的?”

  人群外,等了一会等不及的祁老不顾秦老爷子的劝阻走了过来,当听到那年轻人污蔑孙建勋的话时,再也忍不住,直接是怒声呵斥。

  围观的村民朝着声音处看去,当看到祁老爷子和秦老爷子一行人的时候,主动的给让开了一条位置,祁老爷子虽然整个人有些病态,但那股武者的气还在。

  “你是谁,这关你什么事情。”

  那先前开口的年轻人看到祁老爷子,有脸的不耐烦,“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”

  “我多管闲事,你要是我的后人,我直接一杖活活劈死你!”

  祁老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,知道小鬼子给国家还有民族带来过多大的伤害,可现在才过去了多少年,有些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让那些为了抗战而流血牺牲的英烈们怎么安眠?

  “你……警察同志,你看看这老头。”

  那年轻人被祁老的气势给吓到了,转而求助警察,祁老爷子却是没有再理会这年轻人,朝着孙家门口走去,在孙家大门口,一位老人正坐在竹椅上,嘴里念叨着:“杀,杀,杀!”

  “孙大哥,是我啊,还记得我吗?”

  祁老走到老者跟前,蹲下身子,然而老人眼神浑浊还是那副痴痴模样。

  “孙大哥,我,小祁啊,还记得当初我们在那里的时候嘛。”

  听到祁老这话,老人家浑浊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,目光盯着祁老,半响后突然开口,断断续续问道:“长……长沙守住了吗?”

  听到老人这话,祁老老眼通红,激动答道:“守住了,长沙守住了。”

  然而老人家对于祁老的回答却是没有太大反应,再次痴痴问道:“长沙守住了吗?”

  “别试了,这老头见到人就只会问这么一句话,他要是抗战老兵,怎么会不知道长沙有没有守住。”那穿着和服的年轻人在这个时候又一次开口了。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

  祁老突然掉头,神情严厉的望向年轻男子,这一声呵斥吓的那年轻男子浑身一颤。

  “爸,您别激动。”

  祁山看到自己父亲情绪有些激动,连忙上前搀扶,自己父亲这个年纪,最不能经历大喜大悲,情绪激动很容易出问题的。

  “我能不激动吗,你们知道孙老哥的为了咱们这个国家,为了咱们这个民族付出了什么吗?”

  祁老目光扫视全场,他没有想到孙老哥会受到那么大的委屈,当初在老兵联谊会上,他因为记忆还没有恢复,所以并不记得孙老哥。

  “我来告诉你们,为什么孙老哥会一直问长沙有没有守下来,那是因为当初长沙保卫战的时候,孙老哥就是敢死队的队长。”

  “一个敢死队,三百多号人,为了保卫长沙而付出了生命,除了孙老哥之外,其余两百九十九位都英勇牺牲了!”

  “你们知道敢死队意味着什么吗,那就是去送死,可孙老哥他们还是义无反顾,为的是什么,为的就是让我中华民族不被灭亡和奴役,为的是可以粉碎小鬼子的野心,为的是身后的千千万万同胞们。”

  “孙老哥现在痴呆了,但他记住的是他这一生觉得最重要的事情,那也是他当初为之牺牲流血的使命,那是他两百九十九个战友用生命来守卫的目标。”

  “可你们呢,穿着这小鬼子的衣服,还引以为傲,你知道你们身上的这衣服,对于孙老哥来说意味着什么,孙老哥和他无数同泽流尽鲜血付出生命的代价,就为了把这衣服给赶出我华夏大地。”

  PS:二合一章节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  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

  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个单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  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 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  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  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  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  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  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 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  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  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  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  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  时宇:???

 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冰原市。

  宠兽饲养基地。

  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九灯和善的超品命师

  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