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E > 玄幻小说 > 九星镇天诀 > 第四十九章 凡俗囚徒
  “那是……禁卫军。”

  “他们不是在封锁黑河,缉拿凶魔吗?为何跑到我们外院来了,这很明显不合规矩,观星府内部之事,即便是皇室都没有资格插手。”

  东院一片喧沸,源头区域喊杀滚滚,五百禁卫军持有各式各样的冷兵器,践踏的整个外门大地都在颤抖。

  “杀啊……”

  大军冲杀,滚滚煞气四溢,这些久经沙场的五百精锐,双手沾满了鲜血,足以镇压任何观星府之乱!

  外门殿的星官都大惊失色,皇室要造反?

  陈复生佯装惶恐扫视四周,该来的还是来了,可是他想不通啊,自己是如何暴露的?

  甚至在禁卫军的后方,有着十余位高阶星官,孙静波也在这里,眼神透着惊异,更为离谱,陈复生就是要找的人?

  只是玄元昌调动大军发兵观星府,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,他又岂敢如此?

  五百禁卫军包围了陈复生,玄元昌一身黄金战甲铮亮无比,居高临下俯视着他。

  看起来依旧平平无奇,可他越是这样玄元昌越是认为他隐藏的太深太深了。

  “殿下,您这是干什么?”

  陈复生惊骇问道:“我不就是赢了你一颗聚星珠,你没有必要调动大军给镇压我吧?”

  “你回答的很好,待会若是查不出问题,你这样倒打一耙,确实有些丢人啊。”

  玄元昌笑了:“可是你细想,若非我有十足的证据,会调动如此规模的大军前来镇压你?”

  “事实上,我提防的并非你,则是你的背后,那些个余孽!”

  玄元昌看了眼陈复生破落院子,“倒是要看一看,他们能翻腾出什么风浪出来。”

  “什么余孽?玄元昌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  陈复生苍白着面孔说道:“我自幼长在观星府,没有违法乱纪,你现在无端端扣给我一个大帽子,是不是想要公报私仇。”

  这时间,玄元昌的背后,走出一位身段高挑的女子。

  看到黄鹂,陈复生愣了愣,瞬间想到了种种可能性,唯一的解释她曾经见过自己的烘炉观想法卷轴!

  这等重大的纰漏是陈复生从未想到过的,更没有想到过以前黄鹂趁他不在,翻找自己的房间。

  “复生,有错就要认!为了爷爷,你更应该主动承认错误。”

  黄鹂无比痛心说道:“你现在说出来,还有回旋的余地,要是晚了,呜呜呜,你忍心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吗?”biqugee6.com

  “我到底犯了什么错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为什么帮着外人害我!”

  陈复生涨红着脸大叫,不到最终的关头他怎么可能承认,韩老都看不出他修行了观想法,其他人能看出来吗?

  “复生!”

  黄天成无比焦急走出来,说道:“有问题就交代清楚,观星府绝对不会冤枉你,星官肯定秉公执法!”

  黄鹂躲闪的目光看向黄天成,她下意识转过身,真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养育她的老人。

  “我没有做错,是陈复生做错了,即便是他没有修行过观想法,我就不能检举揭发吗?等我的生活好了,也能给爷爷治病。”

  黄鹂在心里这样想着,顿时没了负罪感。

  “爷爷,我跟他们走,您不要担心,我身正不怕影子歪。”

  陈复生清楚这件事绝非玄元昌说的算,他想要领赏总要有确凿的证据!

  “我就喜欢你这嘴硬的性格,来人,将他缉拿到星宫,我自有办法让他张嘴!”

  玄元昌冷漠道:“任何人不得接近陈复生,违令者灭全族!”

  各路星官脸色阴沉,玄元昌没有动用观星府的任何力量,这是在防着他们?

  孙静波的脸色阴晴不定,如果查出陈复生修行了禁忌路,会不会波及他们?

  弟子犯了死罪,他们恐怕难辞其咎。

  各路星官惶恐无比,唯独当时站队玄元昌的星官笑容满脸,徐长风这些支持都垮台了,受益的还是他们。

  “要出大事了!”

  王烈心急如焚,玄元昌大张旗鼓而来,恐怕真的有血的事实啊。

  看着陈复生被扣上枷锁,带走的景象,柳白惊恐道:“会不会是玄元昌要暗害陈陈复生。”

  “用你的脑子想一想,如果真的暗害,他用得着这样大张旗鼓吗?玄元昌肯定有确凿的证据!”

  王烈说道:“如果复生真的是他们要找的人,你我恐怕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王烈没敢说,只不过黄天成突然传递而来精神波动,告诉他一个地点,让他去请一个人去星宫。

  王烈趁乱从后山观星府跑出去,目前内院的动静更大,五百禁卫军羁押囚徒更为触目惊心。

  “凶魔是我们观星府的外门弟子?还动用了五百禁卫军抓捕?”

  有人感到好笑,高高在上的星君都来了,国主也跟着来了,最终的结果是抓捕一位外门弟子?

  “女王,我的女王,出事了,出大事了!”

  柳白跑到了徐桂芬居住的庭院,大叫:“天都要塌了,玄元昌说陈复生就是凶魔,这到底是真的假的?”

  柳白和陈复生相处的时间是有限,可了解他的为人啊,他绝不相信陈复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  徐桂烦躁走出殿门:“陈复生去了星宫,守卫工作被禁卫军接管后,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。”

  徐桂芬也犹如被五雷轰顶了般,“甚至,玄元昌拿到了星君命令,将徐长风给镇压带回!”

  “什么?府主他也!”柳白恐惧大叫: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难道府主他……”

  “府主怎么可能,玄元昌以此为借口,说是徐长风为陈复生保驾护航,需要同罪论处。”

  徐桂芬怒极,“现在想要全身而退,唯独陈复生不是他们要找的人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”

  “我不相信复生是恶魔,不相信!”柳白低吼:“你别着急,这一关我们肯定能度过去。”

  “轰隆!”

  轰然之间,数十位禁卫军齐刷刷冲进来,领头的是阿大,踢爆了院门。

  徐桂芬转身震怒:“你们想要造反吗?”

  “徐桂芬,你私自带着凶魔逃出黑河,触犯了最高指令!”

  阿大森冷一笑:“等待拷问出陈复生的一系列问题,你和陈复生都要被杖杀!”

  “混账,还没有确定陈复生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,你们就竟敢如此对待,你们就不怕玄元昌有眼无珠抓错了人,跟着受罚吗?”

  徐桂芬从未遭受过这等奇耻大辱,柳白更是咆哮:“这里不是天元国皇室学院,这里是天元星宫二阶星官的私人住所,你们都给我滚出去。”

  “可笑的东西,先把他给我锁起来!”阿大大手一挥,他们遵从星君指令行事,雷厉风行,谁敢抵抗?

  “女王,别怕,等回头整死他们!”被强行带上枷锁的柳白肺都要气炸。

  阿大一拳头砸在柳白胸口上,他苍白着面孔跪在地上,口鼻溢血,痛苦发颤。

  “你们混账!”徐桂芬红着眼睛怒喝,只不过阿大他们投射而来的目光,让她身躯发冷,不由得后退。

  这些人像是残暴的野兽,恨不得现在撕烂她的衣裙。

  “你们他妈的看什么看!”柳白昂着脑袋声嘶力竭,结果脸上又挨了一巴掌。

  阿大邪笑一声:“小子你接着狂啊,等待陈复生那边查问清楚,我当着你的面把她给玩死你信不信?”

  “我日你祖宗!”

  柳白像是疯了般扑上去,结果被阿大一脚踹飞,吭哧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  一群禁卫邪恶打量着身段妖娆的徐桂芬,“女星官我还真没有玩过,待会谁先上?”

  “还是抽签吧,兄弟不伤和气。”

  “哈哈哈,要我看一起吧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阿大他们狞笑着,这场大风暴闹腾的沸沸扬扬,高悬苍穹的星宫之内,天元国主注视着殿堂内的铜镜,里面有着抓捕陈复生的一系列景象。

  “秦星君,这事儿您怎么看?”天元国主看向一位白衣青年。

  青年面孔儒雅,逗弄一头小老虎,平静随和,“说说你的理解吧。”

  “看陈复生的反应,情绪变化,合情合理。”天元国主说道,特别黄天成的情绪更为合理。

  “是演技的太好,还是觉得我们分析不出来?”

  秦樊淡笑一声,“一个曾经没有念力值的凡人,短暂几个月进展到这个层面,他有问题呀,我以为他会奋起反抗抓住唯一逃出去的机会,结果倒好,他很配合来了。”

  “这历年历代,禁忌路选手,您处置的不在少说吧?据说天阳星宫有特殊的器具,可以探测而出。”

  天元国主问道,“亦或者,搜魂?”

  “一个小角色,没有必要劳烦观星师了。”

  秦樊始终很平和,“只是觉得遗憾,貌似没有什么大鱼,不符合我的心理预期。”

  “这……我们玄元家族,岂能和星君您的格局相提并论?”

  天元国主恭维了一句,秦樊是总部新晋的星君,与他的地位悬殊不大。

  只是他的背后有着庞然大物,顶级御兽家族,在天阳星宫的影响力非常深远,秦樊也是真正站在了权利层核心!

  “此次我动身前来,希望能挖出一大片。”

  秦樊看起来很有亲和力,这也是族群高层为他争取的调查权,等待陈复生落幕之后,天元观星府一系列的官职如何分配,他说的算!

  虽然他看不上这种小地方,可族群也需要发展外围势力。

  要是论世间什么晋升途径最快?自然是抓捕禁忌路传人,而引动异象的顶级选手,总部都在密切观望事情进展!

  “大人……”

  轰然之间,一群禁卫头领慌忙走来,还举着简陋桌子,放在殿堂中间,桌面上剩余的顶级菜肴依旧流光溢彩。

  秦樊看了眼,沉默了,气笑了:“什么档次啊?”

  他走来,注视着桌子上剩下的稀有食材,脸色有些阴沉了,也嗤笑一声,“星空我们来维护,养成了各类稀有资源,你说,他们为什么拿我的钱来享福?”

  天元国主也是活见鬼了,看着凰血鸡这些,他都没有吃过,结果囚徒给吃了?

  “这些个凡人啊,喝我的血,档次竟然比我还要高!”

  秦樊异常的恼怒,从未发火这么大的火,因为素日里他身居高位,平静随和。

  可是这等层次的宴会,他也只能站在门口观望观望,入席的资格不存在!

  “我有些生气了。”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  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

  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个单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  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 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  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  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  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  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  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 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  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  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  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  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  时宇:???

 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冰原市。

  宠兽饲养基地。

  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一叶青天的九星镇天诀

  御兽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