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E > 都市小说 > 农门傻妻:捡个残疾夫君去种田 > 第11章 亏心事的报应
  “我们哪里胡说了!今天那么多人都看着呢!”

  “是啊,我还说这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瞧你热心这样子,哪像是要去救人,分明就是想去看热闹吧!”

  叶辰西冷笑:“那看来今天这事儿多有蹊跷,搞不好是被人陷害也未得知,大家都知道,拙荆最近这些日子总是上山采药,今日发生的事情又在后山,那可不是拙荆最近这些日子采药常去的地方吗?”

  众人突然悟了,看着钱氏的表情越发诡异了。

  苏沫沫的表情凌厉了几分:“怪不得一出事就跑到我这里闹,感情不是因为我好欺负,倒像是心虚了一样?”

  钱氏只觉得后背有些凉,她突然往地上一坐,以手捶地开始痛哭:“我老婆子活不下去了,自己养大的女儿反过来害自己的亲生骨肉,我找谁评理去!今天这事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,我就一头碰死在这里!”

  苏沫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这一声笑太过明显,哭到一半的钱氏突然有些哭不出来。

  “碰死在这里,你舍得吗?血肉模糊,头破血流,你做得到吗?不如我给你一个建议,把你腰上扎着的那条腰带解下来,就吊在那棵歪脖子树上,比碰死要简单的多。”

  钱氏被气的几乎要昏死过去。

  她索性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。

  “我不管,今日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的话,我就不走了!”

  苏沫沫脸色一黑。

  她爱走不走,愿意躺在这里,躺到死她都懒得管。

  可前提是,她躺在这里不能碍事儿。

  眼看苏沫沫的脸色越来越差,张氏连忙过来伸手轻轻的扶住她。

  “你先回去休息吧,这里我们来解决。”张氏温声说。

  苏沫沫被吵的头有些疼,她抬头对上了叶辰西的目光。

  那璀璨如星的眼里是几分明晃晃的担忧,这让苏沫沫本烦闷的心情意外的好了一些。

  她冲叶辰西俏皮的眨眨眼,示意对方安心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安慰自己,叶辰西不由无奈叹气。

  但是嘴角也不由自主微微弯起。

  俊朗如星的青年此刻温柔如风。

  张氏已经准备去扶钱氏了,不管怎么说,在家门口闹成这个样子,终归是不好看。

  然而,张氏手刚碰到钱氏就被恶狠狠推开了。

  “滚!谁让你的脏手碰我了!叫那个小贱人过来给我女儿磕头道歉!”

  钱氏的头发乱了,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,大概是因为过于恼怒,脸扭曲着看上去非常可怕。

  欺负自己勉强还可以忍一下,但是欺负一直以来对她都很好的张氏,苏沫沫忍不了。

  从自己的空间里找出了痒痒粉,这种苏沫沫一手研发出来的东西,一旦用在人的身上,便会让人全身奇痒无比。

  最重要的是,这痒痒粉除了她自己别人没有解药。

  把药粉小心的拢在自己的袖子里,苏沫沫回身走了过去。

  她小心翼翼的把张氏从地上扶了起来。

  张氏被猝不及防狠狠的推了一下身子,趔趄重重的摔在地上,这会儿还觉得尾椎骨疼的难受。

  看这张氏疼成这个样子,苏沫沫心里甚至泛起了几分杀意。

  她回头趁着钱氏不注意的时候,把自己手中的痒痒粉全都撒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粉末本就细小,洒在身上的时候也不易察觉。

  苏沫沫专门避开了人,保证药粉不会弄到别人的身上,伤及无辜。

  药效发挥的很快,不过几分钟时间,钱氏就觉得全身痒的难受。

  叫嚣的声音被卡在喉咙里,还没来得及喊,钱氏就下意识往身上抓挠着。

  “痒,好痒啊。”

  最开始只是指甲轻轻的在皮肤上挠,可随着药效的发挥,指甲似乎已经无法满足了。

  钱氏痒的在地上来回的翻滚着,一张脸更扭曲了。

  看着钱氏这个样子,大家伙的目光都齐刷刷落在了苏沫沫的身上。

  “沫沫啊,这是什么情况?”有人咽了一口唾沫,担心的问。

  苏沫沫抬头看了一眼在场的人,满面认真的说:“大概是中邪了吧,瞧着这样子还有的闹呢,不过大家伙不用担心,这情况大多是不会传染的。”

  听说不会传染众人才稍微放下些心。

  “做了亏心事,总归是要遭天谴的,你要是再分不清到底是谁害了自己的女儿,恐怕是大罗金仙来了都难救你。”

  苏沫沫走到钱氏的身边,弯下腰低下头看着她眼中带着冰冷。

  仗着原主是个傻子,就一个劲儿的磋磨人。

  恨不得能榨干原主的最后一滴血,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空气。

  最重要的是,钱氏和苏玥玥两个人甚至妄图污蔑她的清白!

  “是你动的手!一定是你动的手!”

  痒的在地上打滚的钱氏,已经把自己的皮肤抓出了一道道血痕。

  看着就触目惊心。

  “我做什么了?大家伙都看着呢,我上山采完药之后就回来了,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执迷不悟,我看真是病入膏肓了。”

  苏沫沫站起身一脸惋惜,但眼底尽是冷漠。

  叶辰西倚着墙壁,脸色发白。

  但看着苏沫沫的眼中带着奇怪。

 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,他刚刚瞧到了苏沫沫靠近钱氏时抖了手腕。

  那手中的动作像是把什么东西撒了出来,空气中似乎有细微的粉末飘过,但是看的并不真切。

  就在这时,换了一身衣服的苏玥玥,突然从人群中闯了出来。

  身后还跟着苏大勇。

  一进来苏玥玥就看到了钱氏满地打滚的狼狈模样。

  “娘,你这是怎么了!”

  见状,苏玥玥尖叫着扑了过去,想要扶着钱氏,但看到钱氏上下满是血痕的样子,那一双手悬在半空,迟迟都不愿意落下。

  “快帮我挠一挠!”

  钱氏跌跌撞撞的站起身,扭曲着自己的身子,吓得苏玥玥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  “沫沫,你不是会医术吗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能不能给看一下呀?不然的话这样下去人早晚要出事儿的。”有人忧心忡忡的问。

  话刚一问完,就见旁边的人投来了鄙夷的目光。biqugee6.com

  “你这么善良,你怎么不去看?苏家这两口子当初把沫沫逼成什么样子,难道你看不到?刚刚沫沫都已经说了,这就是做了亏心事!” 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  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爱阅小说app,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。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,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,胸口一颤一颤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  这是哪?

  随后,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个单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。

  还有自己的身体……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。

  带着疑惑,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,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。

 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,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,外貌很帅。

  可问题是,这不是他!下载爱阅小说app,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,工作有段时间了。

  而现在,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……

  这个变化,让时宇发愣很久。

  千万别告诉他,手术很成功……

  身体、面貌都变了,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,而是仙术。

 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!

  难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,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。

  时宇拿起一看,书名瞬间让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》

  《宠兽产后的护理》

  《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》

  时宇:???

 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时宇目光一肃,伸出手来,不过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,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,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。

  冰原市。

  宠兽饲养基地。

  实习宠兽饲养员。网站即将关闭,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落寞孤舟的农门傻妻:捡个残疾夫君去种田

  御兽师?